行业资讯
行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新闻
一场“关键”召回以后:蔚来“苦寻”未来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日期:2019-9-26 点击次数:681

6月下旬的一个傍晚,福州长乐机场,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在蔚来APP上发布了一则状态:“让大家担心了。”当天早些时候,蔚来宣布召回部分ES8,这家造车新势力在频繁被卷入车辆自燃事故后,多少有些无奈地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式。

6月下旬的一个傍晚,福州长乐机场,蔚来汽车董事长兼CEO李斌在蔚来APP上发布了一则状态:“让大家担心了。”当天早些时候,蔚来宣布召回部分ES8,这家造车新势力在频繁被卷入车辆自燃事故后,多少有些无奈地给出了自己的解决方式。

召回不是什么值得庆祝的事,但消息发布后几个小时,大洋彼岸的美国股市,却罕见地认可了这家号称对标特斯拉的中国车企。尽管蔚来股价当天盘中一度下跌了4%,但最终以2.6美元的价格收盘,上涨1.96%。与此同时,李斌的那则状态,也收获了1700多条评论,以及3600个点赞。

蔚来的主动召回被视为负责任、有担当,即便从商业视角,此举也的确为蔚来增加了拥簇。特别是不久之后,特斯拉同样就车辆自燃发出一纸声明,但由于声明无实质内容、口吻过于公关,一度被质疑的声音湮没。

总之,作为处理电动汽车自燃问题的方式,召回一事此前之于蔚来一直是相对正面的。然而,4803辆的召回数量也为尚在亏损的蔚来埋下了一颗“雷”。市场未曾预料到的是,9月24日,随着蔚来公布2019年二季度财报,这颗“雷”提前炸了。

数据显示,蔚来今年二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15.08亿元,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33.14亿元,单季亏损水平不仅是蔚来上市以来首次环比增加,而且超出了市场预期。此前有分析师预计,蔚来二季度将亏损29.44亿元。

受超预期亏损和突然“缺席”的投资者会议的影响,蔚来24日盘后报收2.17美元,跌幅达到20.22%,创下上市一年历史最低纪录。

有媒体指出,蔚来四年亏损400亿,同样的水平特斯拉用了15年才达成,这再一次将蔚来推向风口浪尖。但实际上,资本市场对蔚来亏损已有预期,而且400亿亏损中,仅去年一年就超过200亿。相比较而言,超出市场预期的部分更值得关注。

蔚来此前早已公布了二季度的销量情况,亏损水平不难预测,但为何会出现3.7亿元的偏差?主要原因是,蔚来将召回成本计提入了第二季度。按照蔚来方面提供的资料,蔚来二季度计提了3.4亿元左右的召回成本。

9月25日晚间恢复举行的电话会议上,召回及经营策略也是投资者关心的主要话题。在短短一个小时的会议中,李斌及蔚来CFO谢东萤就财务情况、未来计划等进行了说明。蔚来重申继续裁员的计划,并表示将加大NIO Space的投入。NIO Space是NIO House的缩小版,有助于降低蔚来的运营成本。

“召回”冲击波

4803辆车,3.4亿元召回成本,每辆车平均7万元。蔚来不但在业内率先为电动汽车起火提供了解决方法,还在很大程度上承担了责任。

分析师之所以未考虑到召回因素,一方面是因为召回发生在6月下旬,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在此前宣布召回以后,曾有消息称电池供应商宁德时代将与蔚来共同承担责任。

但如今看来,蔚来至少承担了大部分赔偿责任。不过在投资者会议上,蔚来方面并未承认这一点,坚持称“共同承担”。

除此之外,突如其来的召回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蔚来本身的交付。

需要指出的是,5月末,蔚来第二款量产车型ES6正式下线。ES6是五座SUV,受众更广泛,被寄望于显著提升蔚来的销量及业绩。但ES6刚开始的交付数据并不理想,整个二季度蔚来共交付了3553辆新车,比一季度还要“惨淡”。

召回“冲击波”还在延续。一位蔚来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优先满足召回电池的生产,7月份车辆的生产和交付都受到了影响。根据财报信息,7月蔚来仅交付新车837辆。

客观而言,蔚来在报告期内的销量表现是优于市场预期的,由于整体车市低迷、新能源汽车补贴下滑等原因,国内很多车企的日子都不好过。蔚来作为新品牌,有如此销量已属不易。

今年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于3月下旬出炉,6月下旬结束过渡期,虽然没有像很多传统车企那样进行大量的“兜底”补贴,但在这两个关键节点,蔚来都进行了相应的“限时保价促销”活动,一定程度上“稳”住了当期销量。

值得一提的是,召回事件有望在第三季度“消化”完毕。蔚来预计,三季度交付ES8和ES6的数量将在4200-4400辆,环比增加约18.2%-23.8%。这将为第三季度带来15.93亿-16.63亿元的收入,环比增加约5.6%-10.3%。

瘦身进行时

令人担忧的是,即便销量回升,短期内也很难看到蔚来的盈利。

过去三年中,蔚来的亏损规模持续扩大,特别是2018年,年度亏损233.28亿元。造车本身投资大、回报周期长,蔚来又极重视运营、研发等方面的投入,烧钱能力一直比较“强悍”。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曾对比过蔚来与特斯拉的经营数据,二者同样是电动汽车生产企业,同样尚未盈利,但特斯拉过去多年内成本率一直控制在70%-80%之间,而蔚来仅汽车销售成本就超出了收入水平。

在总销售与管理费用方面,蔚来的支出也很庞大,交付第一年就接近8亿美元,而特斯拉在2015年才达到类似水平,当年,特斯拉这项费用支出为9.22亿美元,但收入高达40.46亿美元,是蔚来去年收入的5倍。

不过,随着经营情况日益严峻,蔚来也开始着力改善此前相对“激进”的运营方式。

“近半年来,公司内外部的环境出现了很大变化。为了确保公司的生存发展,我们必须及时调整意识、计划,进一步控制支出,提升运营效率,把资源聚集在核心业务上……”李斌在此前发布的一封内部信中表示。

今年以来,蔚来已经进行过多轮裁员,以优化资源投入与回报,此外还向外剥离了FE赛车队,并从“动辄投入上亿”的FE赛事中隐退。有媒体报道称,蔚来赖以建立高端形象的线下门店NIO House也开始转变策略,在下沉市场采取与当地合作伙伴共建的模式。此外,在部分市场,蔚来也暗示将业务拓展的重心放在更小、更轻的NIO Space上。

这些举措或多或少地改善了蔚来部分盈利指标。蔚来表示,二季度扣除计提召回成本后,销售成本为16.737亿元人民币,环比减少9.6%,由此,二季度的销售毛利率为-4.0%,与一季度的-7.2%相比有所提升。

瘦身计划仍在继续。李斌此次对投资者表示,至今年年底,蔚来将通过额外的重组拆分一些非核心业务,进一步达到更有效率的运营,人员优化也不会停止。在投资者会议中,谢东萤表示,将在第三季度以及年底前持续减少员工数量。

“至第三季度末,目标是将全球员工总数从2019年1月份的9900人减少到7800人左右。”蔚来在此次公布的报告中称。

上一条: 社论丨70年国际影响力不断提升,中国阔步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下一条: 社论丨70年开拓进取,我们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发展奇迹
 
更多交易品种

首页交易市场信息披露行业资讯招商加盟相关下载合作机构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4 天元国际商品交易市场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ICP备案 : 豫ICP备16021721号

豫公网安备 41170202000070号